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范文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范文

时间:2019-11-08   来源:散文   点击:

【www.chinawenwang.com--散文】

在播音主持专业考试中,自备稿件朗诵环节是考验考生朗诵能力以及对语言文字理解的重要部分,是成功的关键之处。以下是本站分享的播音主持自备稿件范文,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我是街头流浪的白云

  蜡烛的光线越来越暗,我的身体越来越轻。夜色漆黑啊。很久以来,我就孤身穿行于心灵的冰川,除了早晨或黄昏与钟表相对而视外,只能把身上的骨架翻来翻去,我的皮和肉都被抢劫一空,就只剩下几块骨头和满地的稿纸。

  笔下的文字已老,抵达不了秋天的早晨,并且,洪水常常漫过家园,在夏天的酒杯里我伤痕累累,躲在一片叶子下面,我是水中的一块石头,悬崖上的一棵树。

  我身单力薄,无力赶走祸患的狼群,只能手握文字铸造的拐杖,在狼窝里窜来窜去,最终被它们的呼吸击倒。

  我的视力极度下降,除了手脚这些兄弟外,我一无所有,洪水在夏天的最后一个晚上袭击家园,我的躯体缩小成一双饥饿的眼睛。

  我看见红男绿女们在公园的转角处疯狂舞蹈,听到长城坍塌的声音。

  我看见楼群在滑稽的喧闹中爆炸,听到街道在滑稽的沉默中死亡。

  当第一百O一个商品广告播完之后,当第一百O一具无名尸体挤眉弄眼死去之后,所有门窗和语言都关闭了,所有楼房和情感都睡去了。

  我是街头那只哑了的云雀,我是街头那棵长不高的冬青树,我是街头那朵流浪的白云。

  举棋不定。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划火柴的孩子》

  在冬这个季节里,偶尔会感觉到有点冰冷。与气候有关,亦或是与我们动荡的思绪有关。或许这两者都有吧。

  我时常会想起天空飘荡的雪花,虽然我已有许久没有看过它了。

  我也时常会想起,在那个冬季的深夜里,有那么一个孩子,蜷缩在墙角,一边划着火柴,一边吭着歌儿,一边为自己取着暖。

  冷,感觉到冷,那说明我们的灵魂还清醒着。

  因为冷,所以更加地渴望诸如温暖一类的东西。象情感,象快乐,象勇气。

  也许很多时候,是我们封闭了自己。以致于自己走不出去,身边的人走不进来。

  敞开,抬头,平视周围的事物。

  一度,我也曾沉思过。把自己敞开,单一,透明化,是好或是不好?会不会失去自控能力?

  自控=冷静?  沉默=冷静?

  上面的等式,成立,还是不成立。也许在某个时刻,它们是成立的,也或许在某个时刻,它又是不能够确定,不能够成立的。

  辗转,徘徊,思考,审视,发现。就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循环,推敲,从中找出一些让自己可以安定的东西。

  当然,抬头的那瞬,我们也许能看到一些什么,也许什么也看不到。但至少,我们有这个抬头的欲望,有这个抬头的举动,这总比埋头苦思好一些。

  说到平视这个词,我突然想起极少穿高跟鞋的人。不穿高跟鞋,不是因为觉得它不漂亮,也许是因为想走路的时候,跑得快一些。亦或是本身就不爱穿这类的鞋子。当然,也会存在一些客观的因素,比如说周围环境的因素。等等。

  就拿我自己来说吧,身高是属于有些高的那个范围。很多时候,我选择平底的装扮。我喜欢在人群中,平视的那种感觉,很自然,很自在,没有过远的距离。

  用平视的目光,看世界,看生活,看一些疼痛,不如意的事情。很多的事情,没有那么糟,少一些防备,就多一份轻松的心情。

  我们还是孩子,一个身在某个恐惧的空间,却依然很想划亮夜空的孩子。对吗?

  伸出手,划亮那根放在手掌中的火柴,寒冷会离去。

  也或许,我们因为有些疲惫了,没有力量去划那根握了许久的火柴。那我们,是否把手掌摊开,交给一个愿意为疲惫的我们划火柴的那个人。他,也许一直是默默地站在你身边,只是暂时没有说话而已。

  当火柴点亮夜空的时候,那时,彼此感觉到的不仅仅是光亮,不仅仅是温暖,还有一种叫兼容,相伴的喜悦会照在这个心动的季节。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唯一听众》

  用父亲和妹妹的话来说,我在音乐方面简直是一个白痴。这是他们在经受了我数次“折磨”之后下的结论。在他们听来,我拉小夜曲就像在锯床腿。这些话使我感到十分沮丧,我不敢在家里练琴了。我发现了一个练琴的好地方,楼区后面的小山上有一片树林,地上铺满了落叶。

  一天早晨,我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心里充满了神圣感,仿佛要去干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林子里静极了。沙沙的足音,听起来像一曲悠悠的小令。我在一棵树下站好,庄重地架起小提琴,像举行一个隆重的仪式,拉响了第一支曲子。但我很快又沮丧起来,我觉得自己似乎又把锯子带到了树林里。

  我感觉到背后有人,转过身时,吓了一跳:一位极瘦极瘦的老妇人静静地坐在木椅上,双眼平静地望着我。我的脸顿时烧起来,心想,这么难听的声音一定破坏了这林中的和谐,一定破坏了这位老人正独享的幽静。

  我抱歉地冲老人笑了笑,准备溜走。老人叫住了我,说:“是我打扰了你吗,小伙子?不过,我每天早晨都在这儿坐一会儿。”一束阳光透过叶缝照在她的满头银丝上,“我猜想你一定拉得非常好,只可惜我的耳朵聋了。如果不介意我在场的话,请继续吧。”

  我指了指琴,摇了摇头,意思是说我拉不好。

  “也许我会用心去感受这音乐。我能做你的听众吗?就在每天早晨。”

  我被这位老人一般的语言打动了;我羞愧起来,同时暗暗有了几分信心。嘿,毕竟有人夸我了,尽管她是一个可怜的聋子。我于是继续拉了起来。

  以后,每天清晨,我都到小树林里去练琴,面对我唯一的听众,一位耳聋的老人。她一直很平静地望着我。我停下来时,她总不忘说一句:“真不错。我的心已经感受到了。谢谢你,小伙子。”我心里洋溢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很快,我就发觉我变了,家里人也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我又在家里练琴了。若在以前,妹妹总会敲敲门,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求求你,饶了我吧!”而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当我感觉到这一点时,一种力量在我身上潜滋暗长。我不再坐在木椅子上,而是站着练习。我站得很直,两臂累得又酸又痛,汗水湿透了衬衣。每天清晨,我都要面对一位耳聋的老人尽心尽力地演奏;而我唯一的听众也一定早早地坐在木椅上等我了。有一次,她竟说我的琴声给她带来快乐和幸福。我也常常忘记了她是个可怜的聋子。

  我一直珍藏着这个秘密,终于有一天,我拉的一《月光》奏鸣让专修音乐的妹妹大吃一惊。妹妹逼问我得到了哪位名师的指点,我告诉她:“是一位老太太,就住在十二号楼,非常瘦,满头白发,不过——她是一个聋子。”

  “聋子?”妹妹先是一愣,随即惊叫起来,仿佛我在讲述天方夜谭,“聋子!多么荒唐!她是音乐学院最有声望的教授,曾经是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你竟说她是聋子!”

  我一直珍藏着这个秘密,珍藏着一位老人美好的心灵。每天清晨,我还是早早地来到林子里,面对着这位老人,这位耳“聋”的音乐家,我唯一的听众,轻轻调好弦,然后静静地拉起一支优美的曲子。我渐渐感觉我奏出了真正的音乐,那些美妙的音符从琴弦上缓缓流淌着,充满了整个林子,充满了整个心灵。我们没有交谈过什么,只是在一个个美丽的清晨,一个人默默地拉,一个人静静地听。老人靠在木椅上,微笑着,手指悄悄打着节奏。她慈祥的眼睛平静地望着我,像深深的潭水……

  后来,拉小提琴成了我无法割舍的爱好,我能熟练地拉出许多曲子。在各种文艺晚会上,我有机会面对成百上千的观众演奏小提琴曲。每当拿起小提琴,我眼前就浮现出那位耳“聋”的老人,每天清晨里我唯一的听众……

本文来源:https://www.chinawenwang.com/wenxue/114389.html


推荐内容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语文
美文
作文
文学
古诗文
实用文
试题
教案
课件
素材
电子课本
百科

copyright 2016-2018 中国文库网-教育资源网保留所有权 京ICP备16025527号 免责声明: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至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